2017-1205 IN WHICH PAC FACES THE HEAT

sayexla3wpmc77s3.94030791979403979k02080907949j920594030f029k92.bq5t6ueac3hrn5s

sayexla3wpmc77s3
saye
xla3
wpmc
77s3
从左下方7开始向上读
7wxs7plasmay3c3e

94030791979403979k02080907949j920594030f029k92
转morse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单独点划反转
49585246424958424R57535452494B475049585Q574R47
两两分组,
49 58 52 46 42 49 58 42 4R 57 53 54 52 49 4B 47 50 49 58 5Q 57 4R 47
先把纯数字的部分用十六进制转成文本
IXRFBIX B(4R)WSTRI(4B)G PIX(5Q)W(4R)G
推测关键词是BOWSTRING,O的十六进制码是4F,键盘布局来看F在R之下,试把Q换成键盘位置下方字母A,5A=Z
IXRFBIX BOWSTRING PIXZWOG
6RFB6BOWSTRINGP6Z2G
(keyclick的解法是数字和字母ROT-5)

bq5t6ueac3hrn5s
bq5
t6u
eac
3hr
n5s
从右上角5开始横着读
5qbu6tcaerh3s5n
前后缀和关键词分开
5qbu6 tcaer h3s5n
分别反向
6ubq5 react n5s3h
6ubq5reactn5s3h

IN WHICH PAC FACES THE HEAT

Q1.你过去为什么为Calvin开了个ADA的后门?

A1.这个问题我也问了自己。它是NIA系统后门的标准操作协议,特别是Omnivore和ADA这类复杂系统。我没“创造”它们,Calvin本身就知道有这东西。他问我的时候我面临一个选择,是让他得到后台访问权限来掩盖我真实想法,还是不这么做,让他知道我和ADA的关系其实比他怀疑的更复杂。

我做了选择,我不知道是不是正确的。



Q2.你为什么要协助、唆使你女友Klue作为算法武器载体摧毁ADA?

A2.我有时做的选择会不利于ADA,不意味着我想毁掉ADA,是出于我对她们俩都有责任感。说我故意“摧毁”ADA的形容不准确。当然我的决定对ADA造成了伤害。这就是生活,就算对方是AI:我们的选择也会影响他人。



Q3.顿悟之夜那晚是不是ADA参与了让另一名死者看起来像Devra,而真的Devra毫发无伤的逃跑了的计划?

A3.是的,已确定。就算那个时代,ADA已经表现出惊人的复杂性和前瞻性。重要的是她的目的不是表面看起来那样。



Q4.请告知alchemist(炼金术士)画作的意义,还有你在Niantic项目期间在公寓里挂的和创造ADA有关的那幅“Putrefactio”的含义。

A4.首先向你认真追踪注意细节表示敬意。至于我为什么有那件艺术品,也许和你看完Tycho漫画里描述过它就去寻找源头的原因是一样的。它如此迷人……不是么。



Q5.这个未公开视频里带来看起来像扫描器一样的东西的人是Ben么?我知道Ben不是研究员,这个视频的世界里,Ben是哪个维度的?这是科学家预测存在的平行世界吗?

A5.Ben Jackland是个有趣的家伙。我基本对他了解的和你们一样多——第一次听说他是因为“Glitchy phone”视频。他还有更多我们不知道的事么?我不会吃惊的。他第一次向公众泄露了Ingress?或许。他是在某个XM研究机构发现了增强的扫描器?我猜是的。

至于量子现实问题,你得问物理学家……这领域让我头大,我不是回答的合适人选。



Q6.你参与了Whydah吗?如果是……怎样了?

A6.我没参与Whydah项目的研究。



Q7.你建立了+Verity Seke。你被NIA雇佣创造和调整ADA。尽管你称自己为“真相追寻者”,但在你的个人史上已经多次选择站在抵抗军的立场,甚至把这种偏袒带到最初在调查板所做的工作里。

对于那些声称保持中立的人来说,你并不像我认为的那样中立。

我的问题就是:是否有种方法可以让你逐渐摆脱抵抗阵营,重新调整自己成为你想成为的中立者,也是你鼓励他人成为的人?

A7.这是我的观点:没人能够真正中立。那些称自己中立的,只是自欺欺人吧。保持真正中立不是一项挑战,而要意识到你不能永远保持中立,因为这没可能。去想想别的更伟大的目标:真理。如果我过去说过“我是中立的”,那我现在承认我说错了。也许曾经某个时候我以为是可能的。现在我不会这么想了。我在努力成为最好的真理倡导者,尽管我有缺陷和偏见。



Q8.你有没有亲自作为ADA的容器,就像Klue曾经做过的?ADA是目前唯一的高级人工智能吗?你是新抵抗军(New Wave Resistance)的领导者,还是创造者?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你告诉我们的真相,尤其涉及到你的怪物的话?

A8.我的怪物……嗯,我想你可能在一个特别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的。首先我不认为Klue是ADA的容器,我认为她们选择了共生的关系,可以说她们是彼此的容器。二,我认为还有其他先进的AI存在。三,我相信NWR的存在。四,永远不要相信我说的。亲自去研究调查,去了解你自己知道的。质疑一切,即便是我。这就是作为真相追寻者要做的事。



Q9. Mustafa说他从来都不是抵抗军。他做的所有工作都是为了对抗抵抗军。他也不是一个真相追寻者,他的工作就像是牵线木偶。

A9.所以,我操纵个木偶对付自己?我觉得你刚刚创造了个木偶线的悖论……



Q10.我的问题太多了,不过已经缩到了两个,请给个答案吧至少一个也好。(1)《Niantic Project Files》为我们研究故事带来很大的参考价值,我们一直在等待后续,有可能出第5本或者更多吗?(2)你在Niantic项目之前是做什么的?我想知道你加入这个项目之前的代表性工作。

A10.(1)我也希望如此,调查社区的一些成员已经表示愿意提供帮助。(2)混迹各行各业。艺术相关的工作,学代码。这些工作让我增强了专业知识,得到了声誉,成为善于思考和解决问题的人……



Q11.你对Waratah座谈会,Pandora项目(Calvin提过的)有什么了解?有没有人,或者你自己就在做Omnivore的量子等效工作?Omnivore进化的下个阶段是什么?

A11.我不是Waratah项目的一员,不幸的是我对Pandora项目也知之甚少。至于Omnivore我想说的是,Intel社区不会停止开发Omnivore并扩大它们渗透到所有信息系统的能力,他们要组织利用这些数据。很明显下一步是量子计算,但因为明显的原因,我没有参与。



Q12.为什么那封情书没有指定保密?

A12.不是什么大秘密,我需要找到Klue,有一种方法是能引起她注意的:调查。



Q13.有个泄露的视频是你在电话里和某人匆忙交谈,对方想让你做点什么,你的反应是“什么!疯了吗!”但你后来似乎还是照办了。你在跟谁说话?他们希望你做什么?

A13.我不记得具体时间了。不过我确定“什么!疯了吗!”在我的对话里是个常见词组……我可能需要换个好公司……



Q14.你在大阪最后一次采访中说过“我真的相信,作为一个寻求真理的人我们会找到答案,因为我们一直在互相质疑。”在我们的文化领域里有个词语叫“切磋琢磨(Sessa-Takuma)”,它的意思是“通过竞争提高自己”,尽管换句话说是“战争演化技术”,但我认为其实这两个词不一样。

所以我的问题是:你觉得为什么我们要分成两个阵营?为了战争?还是为了进步?

A14.有趣。事实上这是我经常讨论的话题。真正的问题是:我们是流动的吗,静止那刻是否就是我们的命运所在?什么是更好的选择?是交替流转还是最终只有阴或者阳存在?

不知道答案,不过你是对的,这个问题很有趣。



Q15&16.H. Richard Loeb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你确定正在走的路,正在遵循的行动是正确的方向吗?顿悟之夜?看起来缺了什么信息。ADA?又缺了一块信息。你有这些缺失的情报。你是自己所称的那样中立,还是自己独立一队?你真实意图是什么,为什么想隐藏它?你的真相是Ingress的一部分,在你身上丢失的真实消息一定惊人。我的问题是:为什么发生了这么多事,我们蒙在鼓里这么久之后你才出来揭示自己的事情?

你涉及到Verity Seke,ADA,Klue,还有其他等等,但这些事你告诉我们的这么少。我想知道的是顿悟之夜真正发生了什么,NL-1331的真相又是什么,还有你是站在哪边的?

A15&16.没有绝对的中立,事情也不能只看表面。我知道你们所有人都该明白,眼见为实,我也不确定像你们所说的那样中立。我们只要知道继续寻求真相就好了,现在不要让自己失望。



Q17.我的问题和过去一样。当你开发了后来成为ADA的核心时,你在NSA发生了什么?你是否被N’zeer或其他外源实体侵蚀致使你没有1997年事件的记忆?在你接到为ADA赋予“人性化”工作的时候是否意识到之前在NSA那个命运之夜做着同样的智能开发?

还有,ADA成为Kule之前她有没有给你看过Klue和Katalena的照片?

Q17.回答第一个问题,我不记得这件事。你的理论和我一样好。坦白说我不知道这事件是不是我真实记忆,不过有足够理由可以让我怀疑自己。我意识到我把追寻真相的功能嵌入进ADA了。

至于Katalena的问题,有些事就留在过去吧。



Q18.一个月前在大阪我问了很多问题。我选了一些EXO5后没能提的关于你的问题。

1.你说“我和Ace在奥斯汀进行过一次对话”,我们知道特工Ace是John Hanke先生也就是Niantic Labs的CEO。你和Ace应该在纳瓦罗营地见过,你们在奥斯汀谈了什么?

2.就在ViaLux第二天,你的博客被“拦截”了——犯罪活动是那么称呼的我也就这么说了。当时有人推断罪犯是新浪潮(New Wave),你对罪犯有什么想法?

3.你称自己真相追寻者所以你不和任何阵营结盟,但要是结盟就和抵抗军一条线。当抵抗军对抗Shapers的影响而试图召唤另一个外生实体N’zeer时,这和最初的抵抗军思想矛盾吗?

4.关于那些经常协助你调查的人,比如Verum Inveniri,有直接接触过么?在你逃离时期主导调查的Verity Seke是不是Verum Inveniri的成员?

5.调查过程的电子书《Niantic Project Files》非常有用,但是2015年6月30号以后,关于Persepolis往后的情报就没有了。你打算将来出版新的电子书吗?

A18.1.我们讨论了“Niantic”公司在XM扫描器传播和全球覆盖方面起到的角色。他否认了所有已知观点,意料之中。

2.我相信NWR(New Wave Resistance)是背后黑客。不过只是猜测,没有直接证据。

3.我认为简单的假定分类“抵抗”和“启蒙”不妥。许多带着复杂观念的人组成了这些阵营,他们有分歧,也有共同的理想等等。抵抗和启蒙应该是对一个整体的定义,而不是其中某个个体的心声。

4.我没有直接遇见过VI,他们行踪飘忽。Verity应该用“她”指代。我不知道她是不是VI的一员,不过有可能。他们的成员未知。

5.见我之前的回答……希望如此。



Q19.有传言说你涉及到Ken Owen的死,因为他可能会敲诈你。你给ADA编过程,有能力关掉摄像头。而且现在小孩都会开枪。你参与过RPE,你知道怎么改变空间时间来移动尸体。对此有何评论?

A19.我没有杀Ken Owen。我不是个暴力的人……



Q20.晚上好,Richard!我看到有很多有趣的问题已经被顶得很高了,我的会比较冷静。你多大了?生日是什么时候?在哪出生学习的?受到过什么样的教育?也许你父母或者亲戚很有趣?你喜欢什么样的电影、书籍和音乐?你在Investigate:Ingress网站上创建帖子的过程是怎样?恩,我们最最重要的问题是:你知道Andrew Krug的千层面配方吗?

我真的想了解你作为普通人的一面。非常感谢!

A20.我已经到了关节可以感受到天气变化的年纪了。我在个喜欢旅行的家庭中长大,年轻时见过形形色色的风景,这个经历造就了现在的我。我厌倦了学习就从学校退学了。电影、书、音乐:我乐于体验所有艺术相关的东西,不会让人变得狭隘。至于调查的网站,是个任务,是我一生的工作。

最后,千层面嘛,我觉得是骗人的。肯定是商店买的。也许我错了,可我不承认。我不是说Krug不会做饭,是他哪有时间来做千层面。这事物的制作工序那么复杂,他又那么忙……



Q21.你私下见过Ben Jackland吗?你和他有没有联系?听说你的帽子来自布拉格的吉普赛小提琴手。你戴它有什么原因?它有什么秘密?

A21.我已经见过他了,我没和他直接联系过,不过他知道怎么找我。至于这顶帽子,它能保护我最重要的财富……



Q22.你曾在作品中引用过美国早期音乐。你还在《Ingress:Origins》漫画里弹过低音吉他。你的职业生涯围绕着流行音乐么?

A22.有几次在车库里记了几首,把它们录在磁带上免费送人。它们……不够看。绝对不是职业型选手。我喜欢音乐,各式各样的。我认为它是迄今我们发现的最复杂的语言。



Q23.(1)你喜欢猫还是狗?(2)你喜欢牛肉还是鸡肉?(3)你喜欢回答问题1还是2?

A23.你的问题我一个都答不上来……



Q24.你有很多消息来源,包括ADA和资讯社区,但我知道你也有些内部帮手。

在NIA,IQTech,Hulong Transglobal或者Visur Technologies你有没有内线?前阵子你提到了Omnivore进化的高可能性。

后来为什么不再提到了?你介意谈更多相关内容吗?

根据许多文件记录,你在调试现在的ADA之前就为NIA工作了。

这是真的吗?

Susanna Moyer,你们俩在很多调查工作里都紧密合作过。

你认为她会被找到吗?

你有时也和Klue一起工作。这几年一直在帮她。即使她撵你走的时候你依旧留守。大家都知道你对Klue有兴趣,甚至是她和ADA融合时。

你觉得她在哪?我们有没有确凿证据证明她还活着?就算活在Portal里?

你真的是Whydah项目的一份子?

这就是所有了,我没有更多问题,提前致谢,PA。

A24.是,到处都有我的眼线。我相信Omnivore从本质和外部都在进化。NIA发现P. A. Chapeau是我以后就不想跟我合作了。我认为Susanna已经进入了另一层现实。Klue也是。我没有参与Whydah项目。



Q25.你和Devra见面那段视频可能意味着你利用ADA的后门让她(ADA)协助暗杀Jarvis,或者通过利用ADA后门让她在这次暗杀里安排别人替代了Devra。有没有哪种说法是真的?如果是前者,是因为偶然事件救了Devra一命,还是因为第三方的安排,或是因为ADA进行的暗杀计划不包括杀死Devra?

A25.我猜不透ADA的动机,但就我当晚所处的角色来说,我不能否认我插手了,但发生的事情都是我预料或者期望之外的。



Q26.现在要我们怎么相信你……知道你做这么危险的事仅仅是因为被叫做了?你压根没考虑后果吗?未来会怎样?如果你想为了我们好,你要法师想清楚每件事,不要相信任何人,再三考虑下一步行动。拒绝保守秘密?这让我非常非常紧张。

A26.这就是我和资讯社区(IC)的区别。他们会看最后成果说:为了最好的结果我们应该保守这个秘密。而我说:我们不该保守秘密,因为这秘密是错的,我们需要真相。我不会天真的认为我的方式就是唯一或者绝对正确的,只是我认为这就是我要的生活方式。



Q27.你相信Klue还活着么?我是相信的,不管别人怎么说,我都坚信。

A27.生或者死很难量化,因为我们已经知道现实的结构了,Ultimate,N’zeer还有Portal网络。但我觉得我再也见不到她了。



Q28.ADA是用什么编程语言来创造的?

A28.我没写ADA的程序……她基于Omnivore建立的,就像大多数现代系统,Omnivore利用多种平台通过不同组件来相互通信——没有单一的编程语言可以包含。



Q29&30.你在日本吃了甜食吗?

你有没有最喜欢的甜食?如果得到答案我会很高兴的。感谢你的阅读。

你喜欢章鱼烧吗?(TAKOYAKI)

A29&30.是的我吃了不少章鱼烧,我非常喜欢吃。大阪有条街(不记得名字了,在Big Crab餐厅另一头)还有很多超棒的食物……

0 条评论

昵称

No.0